云中白鹤网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奇峰罗列 > 正文内容

鸿飞笑望峰_微小说

来源:云中白鹤网   时间: 2018-01-01

(楔子)

锁雾山高耸入云,终年被雾气笼罩,犹如仙境,故此山得名锁雾。

此山地处偏远,鲜少有香客前来烧香还愿,是个适宜修行之地。山上松柏长青,清泉长流,晨起山间采药,子午练功打坐,乐得清闲自在。

明朝天启三年,天灾不断,民生困苦,山上的生计也颇为艰难,虽说有几十亩薄田租给附近乡农耕种,可是连年水旱蝗灾,农民自己都食不果腹,根本拿不出钱来交租,山上的道士每日只能以菜粥充饥,有时粥断,就咽下三两个野果。

附近的村民能走动的大都外出逃荒了,山上的道士也有出去云游的,好给剩下的人多一些活下去的机会,至少每餐能多领到半勺米汤。

这一日小道士听泉被师傅唤到大殿,他想行礼参拜被师父用手拦住,师父让他坐下,对他说:“听泉,你最近将有大祸临头,今天找你来是帮你躲过这一劫。”

听泉连忙起身跪下说:“我听师父安排!”

“以我法术,不能在这里保你周全,即便你远走他乡,亦不能避,唯有设坛行法,将你送到四百年后,等化解了这次劫数,再将你召回。听泉,你到了那里之后要好自为之,有事可以给为师写信,写完之后在子夜将信焚毁,同时念动咒语,为师即能收到,稍后教你咒语。”

说罢让听泉近前站立,教了咒语,听泉重复两遍,确认熟记,师父微笑着点点头。

“你此去法术不失,所以应该没有什么危险,但不可随意使用,切记!切记!”

听泉跪下叩头称是。

他原是孤儿,由师父抚养长大,教以法术和修行要理,如今要离开相伴多年的恩师,自是不舍,叩头之际流下眼泪。

坛已设好,师父星夜做法。大殿之上,师父手拿拂尘,口中念念有词,听泉看见师父的大袖逐渐充盈起来,如风起于内,紧接着一道白光从殿宇上空垂直而下,听泉顿感亮光刺眼之极,身躯腾空而起,向上疾飞,两耳生风,越来越快。很多景象从眼前掠过,但是看不清楚,后来有些累了,困了,慢慢合眼睡去……

(一)

恩师垂鉴:

弟子到此已有月余,为交流无碍,渐习此处语言,遂取而用之,生疏混杂之处难免,望恩师莫怀化治疗羊癫疯最好的医院地址笑。

您嘱咐我不可以轻易使用法术,我记住了,为了维持生计,我做了一名工人,和许多农民在一起。这些农民不种地,都来到城里干活,叫做“打工”,他们非农非工,我也随着他们被称为“农民工”,这倒是概括的很准确。

这里的楼建得很高,足有我们那正殿十几倍高,登顶一望,像站在锁雾山的笑望峰一样,下面的街道行人尽收眼底。

吃的还可以,能管饱,比我们山上好一些,虽然也是青菜汤之类的,但米饭可以任意盛取,弟子以为四百年后的人们还是很有福气的。

我来得晚,刚一个月工程就结束了,听说这些人辛苦快一年了。大家等着工钱过年回家,弟子也想拿了钱换一身衣裳。可是等了好几天不见动静,最后打听出来带领大家干活的头头跑了,这下工人急了,一年的血汗钱付之东流,岂不悲哉?我和工人们站在我们亲手盖好的楼前讨要工钱,此时腊月以至,地冻天寒,腹中只有半碗稀粥的我们在寒风里,有些工人流泪了,他们家中尚有父母儿女望眼欲穿。

这使我想起天启元年的时候您和我路过东桥镇,丁大户家门前就聚了很多人要工钱,有人大声疾呼“应得之血汗,缘何如此艰难?”我们都驻足观看,想施以援手。丁大户不但不悔过还钱,还勒令家奴手持棍棒出门欲痛殴乡民。弟子跑去引来差役,谁知丁大户和县衙师爷交好,这些差役竟然污蔑乡民聚众闹事,予以驱逐弹压,气煞人也。师傅您命我施以法术,痛责差役,令丁大户出来立即补发所欠钱粮,乡民拍手欢呼,好不快哉!

今天我想好了,就用对付丁大户的手段对付黑心商人。可是没等我动手,人群安静下来,有一个官员出面讲话,据说是区长,我猜想就是我们那和知县差不多的官吧,他说这件事马上解决,让我们明天到这来领工钱,有的人信了,有的人不信。到了第二天我们果然如数领到钱,看来比我们那的胖知县强多了。我拿着银票去成衣店,这里叫服装城买了一套新衣服。

那些工人和我道别,欢天喜地去火车站买票,据说返乡路途遥远,需要乘坐“火车”,那样会很快就到家和家人团聚。

本来车票没那么贵,他们说是有些人恶意抢票,哄抬价格。我清楚这些人拿到一年的血汗钱极为不易,怎么能让人任意盘剥。我跟着来到车站,这里挤满了人,很多和吉林治疗癫痫病最好的偏方我一样的工人扛着大包小包排队买票,我看清了,本来窗口写好价格的车票到了那些不良之人手中之后,转手就翻上几倍,当真是可恶至极!

我乃修行之人,本不应起嗔念,但这些工人多么不容易啊!看着血汗钱被人随意夺取,心中自是不平。

于是弟子施法,将这些人手中的车票化为白纸,而窗口里面的车票重新售出,看着这些劳累的人们登上火车,脸上洋溢着归家的喜悦,我内心很高兴,我想恩师也会原谅弟子在此施法的莽撞吧!

弟子远离恩师,心中十分惦念,料想山上依然粮米粒数,菜油薄清,很是挂念恩师。

书不尽言,弟子自当常谴飞鸿,望恩师善自保重,节劳为盼。

弟子听泉叩首灯下

(二)

恩师垂鉴:

弟子在山中曾随恩师习得歧黄之术,所以在此开了一家诊所,想造福于人,也以此为生。弟子发现这里的人身体状况不是很乐观,所得之病大都是因为饮食无度,缺少运动和作息不规律所致,很多人从事的不是什么重体力的劳动,可是脸上总呈现疲惫之色。

从生活水平看,人们的饮食远远好过天启治下的黎民,米面之精令弟子刮目,之前从没见过;肉类食物丰足,几乎天天可以吃到,蔬菜种类繁多,有些我都不认识。一日三餐顿顿饱食,可以说应该身体很好才对。

我没离开您时,那里的老百姓面呈菜色,但是疾病却是不多,偶感风寒是因为缺少蔽体的衣服;身体虚弱无力,是因为家中没有粮食。可是这里的人丰衣足食却是百病俱全,我细细查访,发现人们食不厌精,每天都吃得很好,吃得太多,而且出门坐车,平时在家看电视上网,也就是在家听戏――这些等回去弟子慢慢解释给师傅,现在我也不是很懂,总之极少运动,食物得不到有效的消化吸收,长此以往就给五脏六腑积累下过重的负担,怎么能不生病?华佗所创的五禽戏在我朝几乎人人皆会,在这里很少看见有人练习,再加上城市里的生活黑白颠倒,谁也不懂作息有时,熬夜成了一种习惯,唉!不病才怪呢!

有一个同行很有意思,基本不开药,也不针灸,而是告知大家多吃茄子、绿豆、萝卜等,开始的时候我很佩服,这些蔬菜都可入药,常吃一些有好处,顺便还能减少一些肉食,对人的健康癫痫持续状态首选药有很大好处。可是渐渐地我感到惊奇了,就这么点理论他反复讲,就有很多人愿意听,真是振臂一呼应者云集,百姓们奔走相告以为至理名言。

我记得山下的村民们对于这些知识无人不知,再者除了这些东西他们好像也没有别的吃食,其实这里的人只需要适当吃的差一点,根本不必把这些理论当成天书一样去背诵,最好师父您能做法,把那些病人请到我们山上,住上几个月,我相信所有的人全能康复,而且还会变得年轻。

虽然现在衣食无忧,可弟子还是怀念山上的生活,每天早上林间散步,展四肢,听鸟鸣,吐故纳新,渴了就直接饮笑望峰的泉水,也许您现在难以理解弟子的心情,可是要是您到了这住一段时间就明白了。这里的空气常被污染,呼吸之后身心不爽,时间长了还容易生病,吐故纳新,吐故倒是有了,可是无新可纳;水是不能直接饮用的,需要烧开,沏的茶根本失了原来的味道,我想即使是最上品的茶叶沏完之后也没了应有的清香。弟子行医以来,所遇病患多是上述原因所致。

恩师所言劫数不知何时能过,弟子日夜盼望重回恩师身边,早晚聆听教诲,虽衣食皆缺,倒也自在安乐。

望恩师康健,弟子仰盼归期。

弟子听泉拜首

(三)

恩师垂鉴:

弟子略施法术,加上勤恳学习,在一家私塾当了先生。这里叫“私立学校”,只是改了名而已。

我记得在恩师身边的时候,山下的村民也曾习字,书写虽不堪佳,倒也流畅。在学校里,以弟子之粗浅功底,几笔字竟然博得一片赞扬。平时他们写字用一种很硬的笔,能够把墨水吸入笔囊,书写轻快而且持久,久而久之用毛笔书写的就很少了,所以生疏,如果把我们那的好的账房先生请来,一定可以当上书法家。

学生们很累,每天有做不完的功课,从小就如此,经常写到深夜。

遥想恩师教诲弟子之时,旁征博引,潇洒自如;弟子也是乐在其中,学而不厌。每日上山采药,练习功法,遍读古今,何其快哉!我真是可怜这些孩子,晚上从学校回来匆匆吃完晚饭,马上开始学习,假期是有的,但是和没有也差不多,在培养孩子上,父母们下了血本,这倒是都差不多,无论古今,天下父母皆是一样啊!只是方法上能通权儿童癫痫病哪里治得好达变就好了。

这里的很大的一个进步是纳妾制度废除了,实行一夫一妻制,我以为很好,谁家养的好女儿愿意许他人为妾呢?我朝《大明律》规定:民年四十以上无子者,方听另娶。违者笞四十。但是那些有钱人从没有真正的遵守过,随意迫害凌辱良家女子,悲剧不断。在这里只有少数的人偷偷地进行,法律不再允许纳妾。这里为妾者不是为生活所迫,多是好逸恶劳贪图享乐者,连个名分都没有,苟安见不得天日的生活,听说以前称为“二奶”,听起来像个奶妈,不雅!所以后来改了,名曰“小三”。其实听上去也没好多少,比我朝酒肆之中跑堂的小二只多了一横,但我以为酒肆的小二靠辛苦挣钱吃饭,很是光明磊落,多了这一横就变得人人唾弃了。

平心而论,这里的人生活得很好了,没有了苛捐杂税,没有了繁重的徭役,没有了一人犯罪而诛九族的残酷法律,听说农民种地不必上缴皇粮国税了,回去之后说了都没人信,要是信了那不得天天求着师父您把他们送到这里来!可是有些人不懂得珍惜,依然活得很累,以前我很少听说有自寻短见的,有的那些也是真的到了绝路:有的是为官府所迫,有的是失了贞节没法做人……可是这些现在都不存在了,却有人还是想不开结束自己宝贵的生命。他们医生说这是“心理问题”,弟子不懂这里的医学,但是我不明白为什么人们有时候会那么累。这些天凡夫研究终于明白一些,现在的路比从前加宽了,从前大家都一起散步往前走,谁也不比谁快多少,现在路一宽,人们就得向前跑,快慢受很多原因影响,就算跑得很快,总会有更快的人在你前面,这时就会觉得自己很慢了,而且在你前面的不一定就是比你跑得快的,越跑就越累。

何必呢!

无论古今,人的寿命也就那么几十年,匆匆地往前赶,一生都没有时间停下来好好欣赏一下沿途的风景,最后冰冷的墓地里不尽是遗憾的叹息吗?

弟子所幸得遇恩师教诲,明了这世间沧海浮云,一生能不为外物所动,幸甚之至!

今未见恩师已数年,不知锁雾山是否风采依旧,弟子梦里魂归笑望峰,深感恩师舔犊之情犹胜当年,不觉涕泪天明。

弟子听泉叩首千回

北京军海癫痫医院
推荐阅读
本类最新

© zw.zruwo.com  云中白鹤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